杭州亚运工程上的“冬日玫瑰”:坚守也是幸福

(新春走基层)杭州亚运工程上的“冬日玫瑰”:坚守也是幸福

  杭州2月3日电(记者 奚金燕)正月初三的浙江杭州,寒意料峭。在杭州萧山国际机场三期工程项目工地,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道路尽头,湿滑的泥浆覆住路面,深一脚浅一脚,没走几步裤腿便溅满了泥渍。

  作为杭州萧山国际机场三期工程交通中心建设项目高级工程师,谭聆言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随着项目进入冲刺期,谭聆言把身心投入到了工地,就连春节期间也坚守在这里。在偌大的工地里,娇小清丽的谭聆言犹如一朵“铿锵玫瑰”,为这个冬日增添了一道风景。

  过去一年,受到疫情影响,杭州萧山国际机场起降航班24万架次,运送旅客2800万人次。为迎接2022年杭州亚运会的大客流量,2016年,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启动了三期工程项目,主要包括新建总面积约72万平方米的T4航站楼、47.4万平方米的陆侧交通中心、旅客过夜用房工程、配套业务用房工程、能源中心工程等项目,预期在杭州亚运会举办前投运。

杭州萧山国际机场三期工程视觉图。 浙江省机场集团供图

  这个春节期间,谭聆言和团队同事留在岗位,冲在一线。三期工程项目工作量大,工期紧,需要不同的施工单位同时作业,加班加点完成项目。作为项目高级工程师,她每天需要协调各部门工作,督促工程进度,管理工程质量。

  “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就是我们工作时的常态。”为了协调工作、检验成果,身量娇小的谭聆言,每天要在机场工地上走好几个来回。

  有时候,由于作业面重叠,土建、幕墙、装修等施工单位会发生“抢地盘”的冲突。面对争执到面红耳赤的工人们,谭聆言总能找到合适的“灭火”方法。

  每天早上8点,她都早早来到办公室,提前梳理工地上所有需要协调的问题,在会议中听取其他部门的施工需求,了解每家施工单位负责项目的轻重缓急。

  谭聆言介绍,机场工程最大的难点在于施工过程中不停航、不停运,很多项目必须等凌晨1-2点飞机停运后才开始施工,“为了随时确保进度和安全,值班时晚上我不能睡觉,保持手机联络畅通,第二天也没时间休息,至少要扛到下班。”

在建设项目工地上的谭聆言。 受访者 供图

  谭聆言笑容阳光,看上去年轻又温柔,但她行事机敏,说话节奏快而有逻辑,协调工作公平合理,使人信服。一位男员工评价:“她在工地加班熬夜的时间比很多男同事还长,我们都很佩服她。”

  为了确保旅客正常出行,谭聆言还要负责交通导改方案。当三期工程项目的作业面占据了交通道路,她必须协调交通部门,移交出另一条道路用于车辆通行,每次导改前后的时间紧紧相扣,容不得一丝拖延差错。

  今年1月25日,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北部高架桥下的道路按原计划需进行导改,然而因为前一个施工单位工作面无法顺利移交给下一个部门,导致工程整体进度被延迟。

  为了消除时间差,谭聆言和她的团队通宵达旦,和工人们共同在现场加班加点推进工程进度,直至1月27日施工完毕。

  据悉,项目投运后,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将成为华东地区仅次于浦东机场的第二大航空枢纽,成为全新的国际化城市门户。

  “在工程项目中,女性往往要比男性付出更多的努力。”事业成功的背后,谭聆言也有遗憾。自2008年入职以来,她没能享受完整地陪伴家人过一个新年。

  由于工作繁忙,家对谭聆言而言更像“宿舍”,即使和孩子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由于作息时间不同,也无法经常见面。“但我们一直在告诉孩子,我们是爱她的。”

  从去年开始,谭聆言在晚归后,会给女儿写几句温馨的爱语,第二天便会收到女儿的留言和手工品,这些充满童趣的礼物成了母女间交流的载体,母亲成了女儿的骄傲与榜样。

  “工程工作很辛苦,有时也让人委屈,但完成时我很有成就感。等孩子长大了,她会知道这条道路、这座房子是妈妈参与建造的。”谭聆言表示,尽管她多年不曾在春节陪伴家人,但随着机场工程项目的完工,看着更多旅客乘坐飞机与家人团聚,这也是一种幸福。(完)

【编辑:田博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