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小伙希夫:我在中国成为一名“亚洲厨师”

昆明3月3日电 题:印度小伙希夫:我在中国成为一名“亚洲厨师”

  作者 缪超 罗捷

  印度菜如:印度咖喱、薄饼、飞饼……泰国菜如:冬阴功、菠萝炒饭、芒果饭……马来西亚菜如:豆腐咖喱、咖喱鱼……中国菜如:干锅鸡、中式炒面、清蒸鱼……

  能够烹饪亚洲多国美味佳肴,是Shiv Singh Chauhan(中文名“希夫”)的“特殊能力”。这一能力被昆明一家五星酒店看中,开出高薪将其招致麾下,不仅填补了酒店泰国菜厨师空缺,更增加了酒店菜品的“国际化”。

图为印度厨师希夫制作的菜肴。 缪超 摄

  今年29岁的希夫家乡在印度北部德拉敦,距离新德里约200公里,那里可以直接看到喜马拉雅山。19岁时,他进入家乡当地一所厨师学校学习烹饪技术,成为一名印度菜厨师。

  “在印度一名新厨师工资约每月2000元(人民币,下同),成都给出每月4000元工资,令人无法拒绝。”2015年,希夫接受在中国四川成都开印度餐厅的朋友邀请,来到成都,为中国人的味蕾增添南亚风味。

  希夫发现,中国人喜欢印度奶茶、咖喱和飞饼,他的厨艺得到极大展示空间。那几年里,朋友的餐厅经营亦大获成功,相继在重庆、昆明等中国城市开设分店。

  2017年,希夫第一次被挖脚。“一家昆明的国际连锁品牌酒店需要印度厨师,开出了更高的薪水。”从成都转场昆明后,希夫在这个与南亚东南亚地缘相近、文化相通、交往密切的城市,开启一次厨艺升级之旅。

图为印度厨师希夫与食客交流。 缪超 摄

  在希夫工作的酒店,有一名叫杰里的泰国厨师,工作中希夫与杰里常常交流印泰文化与饮食,“我喜欢上了泰国菜,还从杰里那里学会烹饪泰国咖喱、冬阴功、芒果饭等菜肴。”

  不仅如此,他还抽空研学中国菜,更在昆明举办的一次中国与马来西亚饮食文化交流活动中,学习到了马来西亚咖喱烹饪方法。

  去年9月,因新冠肺炎疫情阻隔,昆明一家五星酒店原有的泰国厨师回国后难以重返中国,于是向希夫开出每月8000元薪酬,聘请他烹饪泰国菜和印度菜。他笑着对记者说,“现在我可以说是一个‘亚洲厨师’了。”

  成为一名“亚洲厨师”,除了给希夫带来更为可观的收入之外,也让他交到不同国家的朋友,加深了对多国文化、特别是饮食文化的了解。他认为,美食为人们带来愉悦、带来健康的同时,可以连接不同国家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是国际交流的润滑剂,是推动民心相通的亲和剂。

  谈及未来,希夫想在昆明继续工作,学习烹饪更多国家的美食。在昆明,有日本、韩国料理,有泰国、越南、老挝、缅甸、马来西亚等各国风味餐厅,“懂得越多,才能成长为顶级厨师。”

  “印度年轻一代喜欢中国菜。”希夫说,印中两国应该增加饮食文化交流,“美食可以增进人民间的友谊。”(完)

【编辑:刘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